<address id="tn337"><video id="tn337"></video></address>

<em id="tn337"><ins id="tn337"></ins></em>

<i id="tn337"><pre id="tn337"><cite id="tn337"></cite></pre></i>

      
      

          <rp id="tn337"><em id="tn337"><output id="tn337"></output></em></rp><rp id="tn337"></rp>

          網訊家居 - 專業的家居網站,專注時尚家居,品牌家居

          優秀!建筑前輩竟然沒有建筑師夢想?因為他希望……

          2021-04-12 09:47:22來源:公眾號ActiveHouse

          專訪 | 范鐵:建筑改變教育

          Active House Dialogue

            范鐵先生從事城市設計、建筑設計與景觀設計行業20余年,參與并主持的項目曾獲包括英國斯特林金獎和歐洲現代建筑密斯凡德羅獎等國際最高榮譽。范鐵先生曾參與北京國際機場T3航站樓,香港西九龍文化區等地標項目,他帶領的ATDESIGN OFFICE團隊于2014年為國企中國港灣贏得了中國在“一帶一路” 上最大在建的商業發展項目——斯里蘭卡科倫坡海港城的競標。2016,范鐵先生在廣州珠江新城中軸線上設計的258米超高層——凱華國際中心,連續3年獲得中國商務辦公樓品質典范榮譽。范鐵先生尤其關注當代教育空間的設計與轉型,2020年,范鐵先生的新作探月學院在北京朝陽區落成。

            范鐵先生對于教育建筑的設計理念與Active House主動式建筑理念相契合,由此我們對范鐵先生進行了專訪(以下簡稱為F)。

          范鐵 | AT DESIGN OFFICE

          安托士建筑設計顧問有限公司設計董事

          英國皇家建筑師協會注冊建筑師RIBA

          華中科技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研究生校外導師

          廣東省環境藝術設計行業協會可持續發展設計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中國建筑學會室內設計協會深圳專執委執行會長

          2009年英國十大杰出華人青年

            01

            建筑的目的是“人”

            “當你以人為核心的時候,技術和藝術自然地融合在一起了。最重要的一個結合點,是人性,也就是人。”

            Q:請簡單介紹一下您的職業生涯。

            F:我1998年畢業后到英國留學,加入了RMJM公司,有幸參與蘇格蘭議會大樓項目,這個項目獲得了英國的斯特林金獎和歐洲現代建筑密斯凡德羅獎。

            憑借這個經歷我撰寫了一篇論文,成為較早一批獲得英國皇家注冊建筑師資格的中國設計師。2003年,我去了諾曼·福斯特倫敦辦公室。當時做的第一個項目正好是奧運籌備階段的北京T3航站樓,隨后又做了一些國際上的地標項目,包括辦公項目和教育項目。

            之后在福斯特的香港辦公室工作,負責香港西九龍文化區的一個地標項目。這個項目不僅僅在網上公示,設計師還要參與公眾提問。公眾團體可以向政府申請,請入圍單位的設計師去演講。我們當時通過這個機會,接觸到了社會的層層面面。這個經歷對我影響很大,我看到了亞洲社會的各行各業,包括政府、其他社會團體、弱勢群體等等,了解了他們的訴求以及他們對建筑的看法。這次經歷讓我從專業的角度跳脫出來,學會從社會的角度看問題。

            后來, 加入AT DESIGN OFFICE,創辦深圳辦公室。我們特別注意吸取以前國際公司的優點,也規避一些缺點?,F在在中國的業務分布非常廣,尤其在教育板塊。在過去四年,我們完成了一百一十萬平方米面積的國際化學校,都是在國際上排名比較靠前的學校。


          蘇格蘭議會大廈/ Archdaily

            Q:范老師的職業起點從蘇格蘭議會大廈開始。您在職業生涯開端獲得最重要的啟發是什么?

            F:當時的我還處于設計師剛離開學校的狀態。這個項目非常復雜,有時候甚至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去做。后來是一個供應商打動了我。他說你們這個項目是人類歷史上繼高迪之后最偉大的一個項目。他說,其他項目大多是簡單的重復,以經濟和功能為追求,而這個項目卻有藝術與技術的雙重挑戰。他的話讓我反思:一個建筑項目,居然能給社會帶來這么多的思考和挑戰!那么我每天的工作,到底應該做些什么?直到今天,我們十年前研制的一些產品才開始商業化。而當時參與蘇格蘭議會大樓的供應商,如今也都成為了行業的佼佼者。這是我走完了這二十年才意識到的。


          蘇格蘭議會大廈/ Archdaily

            Q:福斯特是高技派的代表人物,您在倫敦福斯特事務所擔任了很長時間的設計負責人。您覺得建筑藝術的進步跟新技術應用應該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

            F:福斯特把建筑的藝術和技術結合的很柔和。最重要的一個結合點,就是人性(Humanity),也就是人(Human)。其實還是以人為本,但不僅僅包括人,還包括以人為核心的設計。技術應服務于生活標準的提升,體現為追求更好的解決方案。建筑材料、建造方式的技術,還有更好的功能組合,一切都是以人為核心的。

            另一方面,我們稱建筑為藝術,因為它打動了我們的情感,跟我們交流。當以人為核心的時候,技術和藝術就自然地融合在一起了。簡單來講,建筑的目的并不是要把技術或者藝術做好,而是以人為目標,通過技術和藝術把為人服務的事情做好。

            Q: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圖書館是福斯特事務所設計的。給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中庭的旋轉大樓梯,很多同學之間的交流都發生在那個大樓梯上。

            F:我當時在羅伯特戈登大學,圖書館也是福斯特設計的,福斯特對我的設計影響很早就被植入了。它有出色的自然采光,功能流線,不同的樓層之間視線的串聯,但是又沒有噪音。這里可以休閑,可以在陽臺欄桿扶手旁邊看書,還可以與同學進行溝通交流。

            這種感覺如果放在教科書上寫,可能無法體驗到,但是作為學生在教學環境里面去體驗,感受完全不同。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剛剛提到了福斯特設計的圖書館天窗采光的設計,Active House主動式建筑研究發現,良好的室內光線會提高學生們15%的學習能力。您認為照明的新技術應該如何服務我們更可持續的建筑設計理念?

            F:自然采光,無論是從節能的角度,還是從人的心理的角度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當然這里會有矛盾點,就是有了天光進來以后,保溫就是另外的問題。所以,對天窗的品質,以及平衡點的把握就非常重要。探月這個項目,從設計之初我們就非常希望能用到高品質天窗。天窗也有一些技術性問題,比如自動開合、智能控制、甚至自動感應遮陽,這些都是非常重要,也是有技術挑戰的,需要國際化的產品來支持。

            天窗加入到教育項目,或者對任何項目來說,都能夠讓建筑的進深變大。我們一直都認為建筑的自然采光是更好的,但是現在的規范把天窗排斥在外,很少考慮天窗的存在。規范認為,進深是離窗六米到八米。但是進深過短,抹殺掉了建筑里面行為和功能的復雜性。一個走廊連接不同的房間,是很單調的。所以天窗是很重要的,它是一把解決問題的鑰匙。我希望將來的規范能將天窗考慮進去,目前的規范還很不完善。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02

            空間引導教育變革

            “建筑學所要求的技能,對未來社會任何一個人都變得更加重要。去理解城市發展和理解城市本身,是未來公民必備的素質。希望我們的教育環境能夠支持教育的目的,起碼能夠支持教育價值的改革。”

            Q:您剛剛提到天窗帶來的不僅是自然采光,也是建筑在平面形式布局上更多的可能性。Active House經過大量研究表明學生有70%的時間是在室內度過的,更多的自然光與空氣能提高學生們的專注力。您怎么考慮灑滿陽光的中庭,這樣的空間在整個方案中的作用?

            F:探月是復合性很強的教學空間,它對空間的不確定性有要求。探月學院認為教學的環境是個部落,是個村落,在這里產生交流和融合。如果空間是分散的,交流就沒辦法實現。它需要像村落一樣的大空間。在圖書館里能夠看得到天空,在進深很大的建筑里,仍然能夠跟自然進行交互。

            在月這里,天窗的功能是很復雜的。任何一個好的設計,都是一種解決方案,應該能解決一系列問題。比如說,探月的天窗具有室內的照明功能。它的屋頂上是運動場和休閑區,天窗就起到了屋頂和室內功能的銜接作用,也幫助建筑回應了當地的氣候和環境,如實反映了室外天氣。天窗除了功能性作用和促進交流的作用,還能讓我們看到自然的天色天光,與自然有一種情感上的交流。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Active House在教育建筑方面有諸多創新,您認為未來的教育空間應該具有怎么樣的特質?建筑設計跟教育心理學的關系應該是什么樣?

            F:首先,教育的目的很重要。教育是為了培養出有素養的人。首先是學以致用,我們現在的知識迭代很快,教材的印刷速度跟不上知識的變化。所以項目制的學習,能直接學習解決問題的方式和配備知識的方法。這是教育需要的一個變革。我們希望培養出來的人才能創新出優秀的東西,不是考試背書,不是由教育家們設定的一套答案。

            我們對教育感興趣,所以做了這么多各不相同的學校,一點也不覺得枯燥或重復。對教育的緊迫感、對教育變革的使命感驅使著我們的實踐。在設計上,我們希望教育環境能夠支持教育目的,至少能夠支持改革的教育價值。我們有幾個策略。首先是以學生為中心,學習和情感的交流應以學生為中心。第二點就是靈活多變的空間,不能每個房間都定好用途,有一些房間應是靈活可變的,是主動(Active)的,它們要支持項目制學習的變化。第三是打造一個校園的社區,或者叫村落。不僅僅是要打造校園,把人放到里面去學習,而是要有社區的情感交流,需要類似城市設計里面的廣場,公共空間、展廳、餐廳、書店等等空間,培育人的各種素養。這些可以跟建筑學中城市設計的內容相互關聯。另外還有透明性的理論也支持剛才說的這一點。我們希望以可持續發展為大致原則和目標去培養人,也作為我們設計的出發點。

            教育建筑的環境能夠影響人的心理。我們最近在做蛇口國際學校新校區,通過調研發現這個學校之所以做的好,有一點就是老師與學生有很多互動,培養信任感。學校有很多用于討論的小空間,教室里可以有二十五個學生去討論、去講課、老師也可以學知識。建筑設計、室內設計,對學校的教育來講是關鍵。情感交流和教育的發展模式都和空間有關,場所不同有很大的差別。建筑設計跟教育設計是非常緊密的。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認為可持續的理念和技術又應該如何介入我們建筑院校的教育?

            F:對建筑院校來講,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建筑學本身就是解決問題,建筑教育的方向是要培養一個人去解決社會問題。這是我對建筑專業的理解。它強調動手、強調團隊,在工作中有各種專業,細分成室內設計、景觀設計、機電顧問、結構顧問等專業。有各種報批手續、政府交流、投資管理施工方、監理方的參與,復雜性非常強,對溝通要求非常高,屬于復雜性高、要求也高的一個專業。

            建筑師做校園設計是有類比性的。我們可以把建筑學所需要的技能、培養的過程和體驗,轉換成一所學校的設計要求。建筑學所要求的這些技能,對未來社會任何一個人都變得更加重要,而教育空間的設計是可以從建筑專業學生的培養中去借鑒的。

            可持續理念對建筑教育是有影響的,其中一點就是,我們需要借此反思建筑教育的方向是不是走偏了。當然我相信,大部分的建筑學教育還是對應專業需求的。我希望建筑學的專業教育能夠結合教育環境,看到自己的專業特性。

            我舉個例子,現在的國際學校教學會有一個行走城市的課程。每個月帶學生去城中村走一次?,F在中國的城市發展變化很快,在行走中能看到不同的東西。于是學生們就學會了從城市之中去學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考,他看過、走過,就不會有標準答案。想解決什么問題的方法就變得生動了?,F在城市的問題很多,老師在教育學生解決這些問題。城市發展是社會中非常重要且不可忽略的一部分。理解城市發展和理解城市本身,是未來公民必備的素質。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03

            以建筑培育未來

            “培養有好奇心的人,有同理心的人,有團隊合作精神的人,這是我們需要的未來。”

            Q:您曾經提出London For Diversity,多元倫敦這樣的想法。您如何看待倫敦的城市歷史和發展過程?它能對我國的城市發展有什么樣的借鑒和啟示?

            F:中國的現狀已經變得很清晰了。在過去二三十年中國的城市發展跟英國是非常相似的,對我們來說有很多借鑒性。倫敦最讓我感興趣的,就是能看到它作為城市想把自己的痕跡保留下來的努力。它是用一種可持續的眼光,以積極的態度去融合與解決問題;從人文的可持續性到技術方面的可持續性角度,去延續性的擴展城市。城市發展可以成為很好的教科書,孩子們可以深入城市學習。

            另外倫敦城市的設計以人的體驗性為核心。倫敦可以從一個點慢慢慢慢的走一圈兒。不是說倫敦的十大景點,因為如果把一個城市變成十大景點,你就可以忽略掉城市之間發生的偶然的事件。故事就沒有了,你把目的地那里看完就會離開。

            深圳把公共資源投入到公共綠道、人行步道等方面,把亮點進行了銜接。這就是以更人文的角度去解決問題,保留文化,而不是簡單粗暴地鏟除。以這樣的方式,我們的城市會變得非常有魅力。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您剛剛提到香港的案例,需要跟社會的各個階層溝通與探討。那您覺得建筑師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應該如何自我定位,怎樣更好服務社會公平發展?

            F:第一點是要重視相互之間的關系,建筑是一棟房子,業主是一個人,城市是一群建筑與一群人。所以,建筑師在做項目的時候,一定要重視連通性,把城市的感覺納入到建筑設計當中。第二點是和業主同頻,對基地有價值的、歷史的東西進行保護。第三點就是對弱勢群體、對文化群體與教育群體予以重視,給予一些預留空間。

            以前我經歷過一些項目,比如一個銀行的首層餐廳。中午飯的時候,是給員工使用的,晚上銀行下班,餐廳就開放對外經營。一個銀行總部的大堂,不同的時段給城市貢獻了完全不同的感覺。這就是融合,如果每一個項目都能這樣,城市就會很有層次很有味道。

            人的行為受制于空間,心理和情感交流受到空間的引導,跟社區、周邊環境的交流受制于我們的圍墻,這些都是空間問題。人的行為可以有一些預判性,設計師可以助力這些改變發生。

            回到教育來說,培養有好奇心的人,有同理心的人,有團隊合作精神的人,這是我們需要的未來。我們作為建筑師理解這種需求,我們希望能夠助力這個事情的發生。這點對我們未來的世界非常關鍵,我們有很強烈的緊迫感,培養這樣的人才來匹配未來的世界。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這是您作為建筑師的社會責任感嗎?您的建筑夢想是什么?

            F:以前看到柯布西耶的作品,有很強的社會責任感,他追求速度效率,創造跟傳統建筑不同的做法。我們現在的緊迫感是培養什么樣的人,人需要什么樣的交流,需要怎么去融合知識。當然,創新一定會有阻力。在過去的工作生涯中,跟隨優秀的設計大師們一起合作,從他們身上,我學會了不懼怕困難,永遠樂觀開心地工作,追求自己的東西。

            我可能沒有什么建筑師的夢想,我想我的夢想就是為這個世界做出更好的解決方案,我們希望我們的作品,能夠給政策和教育的改革者提供更好的空間和場所。另外也希望能夠以自己的創新作品,吸引更多的同行、從業者和其他相關人士一起來把世界做的更好。這是我最大的愿景。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Q:從一個可持續的建筑開始,我們會發現可持續的建筑技術,最終還是服務于可持續、平等、包容、有活力、有多樣性的社會愿景。我們去應用類似Active House主動式建筑這樣的可持續建筑理念與技術,最終是想讓我們生活的環境變得更美好,想讓我們的教育,讓培養我們下一代的方式,變得更加的具有活力和多元化。

            F:但其實也很有意思,當你有這么多想法,這么多原則和這么多事情要去解決的時候,手段就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探月學院這個項目,我們可以有很多東西要講,它的天窗其實是非常關鍵的。沒有天窗,沒有解決問題的技術,比如自然采光和溫度平衡的問題,滿足規范和自然排煙的問題等,建筑也就沒有了舒適的室內環境,沒有了愉悅的學習環境。

            Q:所以說了這么多愿景還有復雜的期望,但是到最后可能就是通過一個小小的手段,比如一個天窗,讓自然的光灑進來,就能解決很多的問題。

            F:跟自然的接觸很重要。在接受了許多教育之后,更要懂得去領略到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其實我們探討城市發展,到最后還是要回歸自然,我們還是生活在自然里面。我們跟自然的關系到底應該是什么,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探月學院/ AT DESIGN OFFICE

          文章轉自《建筑學報》

          訪談員 | 沈晨思

          圖文 | 沈晨思/王雪睿

          校對 | 馬芮

          視頻 | 趙禹喆





           


          免責聲明:網訊家居轉載此內容,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相關文章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大小单双